李崇和:林老頭子

■李崇和

又有好幾年未見林老師了,估摸着他要過九十大壽,到時我們幾個學生要為他祝壽!

在揚州郊區城北中學提到林老頭子,城北平山一方四十歲到六十歲的人都應當一口說出是林廣義老師。林老師個子小,常年穿着中山裝,上身左口袋別一枝鋼筆,标準的人民教師,先生端莊模樣。他好抽煙說話聲大些就露出假牙幾顆,有玩皮學生就稱呼他林大牙,老師也有和下稱呼的,但絕無不敬之意。

直到畢業後很長一段時間,我們才知道林老師還不是校長,其實他就是一個教務主任。但在我們印象中城北中學他全面負責,學習學籍、教師上課協調、分班招生,畢業志願,留學轉校甚至中考送考競賽選拔他都親自過問,俨然就是校長,“一把手”親力親為在師生中影響那是一号的。林老師管理學生有方。有一年夏天,幾個初三學生到學校鄰近的河裡去洗澡,由于遊興酣暢忘了上課時間,翻院牆被林老師逮個正着,齊刷刷站在籃球場上,曬個半天。幸虧當時學生和家長沒有維權意識,否則體罰學生罪名林老師就栽了,但罰一儆百以後我們就不敢再犯了。我也因為調皮搗蛋被他扭過耳朵,但從未記恨過他。

我們那時候也就是十三四歲,仗着有點小聰明學習并沒有太認真。或許少年不識愁滋味,根本想不到知識改變命運,就是讓成績還可以,不要讓家長煩神,尤其開家長會不會難看。三更燈火五更雞,刨莴苣摘黃瓜送蘿蔔。我卻因為臨畢業林老頭一句話很大程度上改變自己,從此熱愛文史。有次林老師給我們上曆史課(好像他是代課),當講到西安事變,說起張學良兵谏,便提問“兵谏”是何意思。當初的農村學生讀書少都無法回答。我卻回答出來用“武力勸告”。林老師當衆表揚“這小家夥回答的好,不錯”,誇贊之情溢于言表其實有點古文知識真正歸功于劉蘭芳的嶽飛傳。經過這次莫大鼓勵後,我對古漢語的愛好乃至文科學習認真便一發不可收拾。以至上了師範便開始參加漢語言文學專業的自學考試。

後來我們知道林老師早上七點多鐘到校查早讀,晚上五點多乃至六點多等全部學生放學後他才走,他還不會騎車,出行全部“十一”路。一年三百六十多日,大概有二百幾十天奔波于老城區中百一店到偏遠的北郊城北三星村,這段距離在交通不發達的上個世紀八十年代算是很遠很遠的了,何況那個時候公交車不多,也不會按時按點。林老師數十年如一日風裡來雨中行委實不算容易,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。偶爾也搭其他老師的自行車,但不多。因為他是早到遲回,矮個中山裝的背影常常奔波于墩塘三星一段三公裡的路上。

林老師為人正派向上向善,做事勤懇不務虛名。退休後研究地方史編纂地名錄,焚膏繼晷,咬文嚼字字斟句酌,非常的用心孜孜不倦勤勉逮力。真可謂傳道受業解惑的夫子,把多少學生從無知到有知從少知到多知。誨人敬業,難忍可貴。林老頭子,雖不曾教我們多少功課,但德教雙馨高山仰止,師恩難忘!




編輯:束亮

評論一下
評論 0人參與,0條評論
還沒有評論,快來搶沙發吧!
最熱評論
最新評論
已有0人參與,點擊查看更多精彩評論
  • 揚州發布

    微信公衆号

    手機客戶端

    熱門文章

    推薦文章